• <table id="qqoqm"><center id="qqoqm"></center></table>
  • <blockquote id="qqoqm"><center id="qqoqm"></center></blockquote>
  • 吹捧「遠程辦公」的硅谷巨頭,背地里卻在偷偷買樓

    摘要

    新冠第三年,辦公的形式和概念早已改變。

    2021 年 8 月,Facebook(Meta)為了展示他們的 VR 虛擬世界 Horizon Workrooms,上班族遠程參與工作、交流和開會,并且能夠使用虛擬的人物形象、電腦和桌椅……這無疑是有關遠程辦公形式的又一次全新想象。

    新冠疫情讓居家和遠程辦公成為主流辦公方式,包括 Zoom、Teams、Slack 等在內的辦公 SaaS 軟件流量都出現爆發式增長。微軟、谷歌、Facebook 等大公司不僅積極鼓吹遠程辦公的好處,還積極下場大力投入布局,儼然一副極度看好的態勢。

    不過,積極推廣線上辦公的另一面,「雞賊」的硅谷大佬們在新冠期間并沒有停下買地租樓擴充新辦公室的腳步:谷歌、亞馬遜花了數十億美金,Facebook 則將辦公空間擴充了幾十萬平方米。

    此外,雖然「重返辦公室」日期一拖再拖,科技公司們依然樂此不疲地更新著線下辦公的具體時間表。根據最新的日程表,從本周開始,蘋果、谷歌等公司的員工們每周必須有 1 天回到線下辦公室,下個月這個數字將變成每周 3 天。

    說好了一起遠程辦公,為什么巨頭們不停買地租樓?難道又是個「言不由衷」的故事?答案或許比你想象的更復雜。

    買地停不下來

    2022 年 1 月 14 日,位于倫敦西區的 Central Saint Giles 大廈宣布以售價 10 億美金價格易手,成為該區有史以來的最大一筆辦公樓交易。這座色彩斑斕、占地 40 萬平米的物業新主人正是谷歌。

    此外,谷歌還在倫敦的國王十字街建設一個新的總部,如果加上英國其他地方的辦公室,此次交易將令 Google 在該國的員工容納能力達到 1 萬人。

    谷歌在辦公物業領域的大手筆并未停下腳步。去年 3 月,Google 宣布計劃投資 70 多億美元,在全美各地開設新的辦公室和擴大數據中心。9 月,谷歌打破美國自疫情以來最貴單棟寫字樓售價紀錄,以 21 億美元收購位于紐約曼哈頓的圣約翰碼頭寫字樓,計劃 2023 年投入使用。屆時,谷歌將在紐約擁有超過 310 萬平方英尺的辦公空間。

    豪擲萬金買樓的不止谷歌。去年 4 月,蘋果也公布了未來數年對美國國內的投資方案,涉及金額高達 4300 億美元,其中很重要的一個項目便是在北卡羅萊納州開設新的園區,該園區預計耗資 10 億美元。蘋果打算在這里安排 3,000 名員工,負責機器學習、人工智能相關工作。

    疫情期間的亞馬遜也沒有停下擴張腳步。2020 年,亞馬遜以 9.78 億美元購入了紐約的 Lord & Taylor 大樓,辦公空間面積為 66 萬平方英尺(約合 6.13 萬平方米),有意的是,這座大樓是曾風光無限的聯合辦公空間旗手 WeWork 于 2019 年以 8.5 億美元購入;同年,亞馬遜宣布耗資約 1.2 億加元在加拿大阿爾伯塔新建的 3 個辦公地點;此外,亞馬遜正準備在紐約,鳳凰城,圣地亞哥,丹佛,底特律和達拉斯的新辦公室中增加 3500 個企業職位。

    即便是在推進遠程辦公上尤為積極的扎克伯格,也在積極拓展辦公室的版圖,2020 年,Facebook(Meta)不僅租下了曼哈頓中城擁有 107 年歷史的詹姆斯·A·法利大廈 (James A.Farley Building) 所有辦公空間,還陸續在奧斯汀、波士頓、芝加哥和華盛頓多處置地。

    根據地產服務商(CBRE)世邦魏理仕的數據顯示,去年的最后三個季度,科技行業租賃的辦公空間比一年前增加了 76%,此外,科技行業已連續數年成為曼哈頓寫字樓租賃市場上的主要力量。

    如果不是對上述公司耳熟能詳,人民群眾還真以為他們要投身房地產了。

    巨頭的賭注和「自救」

    為什么巨頭紛紛買地?最直接的答案:有錢。

    金融數據公司 FactSet 在 2020 年中公布的全球企業現金儲備排行情況顯示,排名靠前的依然是那幾個熟悉的名字:微軟手握最多現金 1366 億美元,此前一直位居前列的蘋果退居到第四位,現金儲備大約為 1000 億美元左右,谷歌母公司 Alphabet 現金儲備 1200 億美金,Facebook 和亞馬遜分別握有 53 億美元和 43 億美元。

    全球大水漫灌的背景下,與其讓放在手里真金白銀貶值,不如尋找優質標的投資。特別是疫情爆發期辦公樓宇資產價格下探,此時出手抄底,連 A 股小白都覺得是送分題,更何況長期環伺在巨頭身邊那些華爾街之狼?

    蘋果拿下了Metlife北卡羅來納園區的 3 號樓(左 1)|Macrumors

    說送分就送分——隨著市場回暖,美國商業地產資產價格也在抬頭,有分析預計 2022 上半年,所有類型商業地產的平均資本回報率(Average Cap Rate)預計將比 10 年期國債收益率還要高出 2.8%-3%,瞧瞧多香。

    當然,要說硅谷精英們是在炒樓投機,那肯定還是格局沒有打開。巨頭賭博就要賭大的——押注全球疫情在近兩年內趨于平穩,經濟回暖之時必然需要更多的員工更多辦公室——實際上他們也是這么做的:從 2020 年開始,亞馬遜開啟瘋狂擴招模式,據 CNBC 報道,僅 2020 年亞馬遜就新增了 40 多萬名員工;Google 在去年加速了招聘進度,計劃擴招 1 萬員工;蘋果的本土投資計劃中透露,將在五年內創造 2 萬個就業崗位。

    當然,更重要的是,遠程辦公雖然便捷,但種種缺陷也逐漸暴露出來:

    工作和生活模糊

    職場人固然享受偷懶摸魚的瞬間,但也可能讓「人在家中心在公司」的你有種隨時候命的感覺:微軟去年初發布的一份職場報告顯示,54% 的人表示自己處于「超負荷工作」,39% 的人則因工作而感到「疲憊不堪」。報告稱,在 Teams 平臺上,超過六成的電話和會議都是在計劃之外「臨時發起的」,員工面臨著各種網絡會議和短信的狂轟濫炸。

    交流效率問題

    遠程辦公固然沒了朝九晚五甚至 996 工作惱人的部分,同樣也讓你失去了美好的部分:同事間面對面的交流互助、走廊里的閑聊、茶水間里的八卦——這些都是打工人建立有意義的關系和穩固社群的關鍵要素。在新的辦公模式下,這套熟悉的人際關系規則需要打破重來。

    對于管理者來說,面對面交流是建立團隊連接重要的依靠,老板們也擔憂無法掌控員工的工作狀態、進程和效率——這也能解釋為什么那么多第三方監督工具賣的飛起;而對于職場菜鳥來說,缺少交流的體驗,讓其更難在職場上找到立足點、獲得成長。

    具體工作場景依然重要。谷歌首席財務官指出,雖然公司轉向了更靈活的混合辦公模式,但讓員工親自聚在一起協作和建立工作社區仍是未來重要的組成部分。

    瑪麗·L. 格雷(Mary L.Gray)和西達爾特·蘇里(Siddharth Suri)在他們的著作《銷聲匿跡》(Ghost Work: How to Stop Silicon Valley from Building a New Global Underclass)里總結,在線工作催生了大量「零工」(gigs,指臨時工),他們在互聯網平臺上接活,由于沒有固定的辦公地點,往往很容易陷入無助,變成了原子化的個人和流水線上的程序,工作的意義被簡化為一份報酬。

    一個需要補充的背景是,美國自疫情爆發以來的「大辭職」時代(Great Resignation)正在回落,美國勞工部日前披露,今年 2 月美國失業率降至大幅下降至 3.8%,非農業部門新增就業人數 67.8 萬,好于市場預期。

    隨著越來越多的勞動力進入市場,受夠了疫情招工痛苦的各家公司自然卯足了擴充辦公室,希望盡快恢復線下辦公。

    Twitter 宣布從 3 月 15 日開始將全面重新開放辦公室,Facebook 則將最新日期定在了 3 月 28 日,蘋果員工將在 4 月 11 日開始返回辦公室工作,谷歌則計劃 4 月份試點,9 月大范圍推廣。

    辦公新趨勢

    員工回歸線下不可避免,遠程辦公的探索也不會停下腳步,不論是線上還是線下,疫情和移動技術已經深刻地改變了我們的工作模式,混合辦公正在成為主流趨勢。

    世邦魏理仕的研究表明,工作場所的靈活性將更加深入到公司的商業模式中,美國辦公室員工在辦公室工作的時間平均將會減少 24%,根據其《2021 年租戶情緒調查》的數據顯示,有 87% 的大公司計劃采用混合工作方式——員工每周回辦公室幾天,其他時間可以選擇在家辦公。

    雖然科技巨頭們砸下重金買樓,但是新的辦公空間和之前的「辦公室」不再雷同,而有了新的變化:不再注重工位,而強調更多的休息室和會議室等空間,主要用于團隊溝通:

    • 谷歌表示將辦公室視為「協作和有意義的員工聯系的場所」,預計投入數百萬英鎊對在倫敦的新辦公大廈進行翻新;

    • Dropbox 公司將其現有辦公場所轉換為靈活的聯合辦公空間——Dropbox Studios,主要用于團隊建設和協作,而不是「單單工作」;

    • Salesforce 在加州紅木森林中設立了一個全新的「開拓者牧場」(Trailblazer Ranch)假村式辦公園區,占地 75 畝,員工除了可以在該園區里工作、學習、團建設之外,還可以進行自然漫步、冥想、上瑜伽。

    去中心化蔓延到辦公場所,企業和員工將不必集中核心城市核心地域。一個顯見的變化是,科技巨頭們不再把新的辦公機會扎堆放在硅谷,特斯拉、甲骨文、Dropbox 將總部遷至了得州城市奧斯汀,蘋果把北卡羅萊納州視為新的投資重點,亞馬遜則在圣地亞哥、丹佛、底特律和達拉斯等地多點開花——新的工作模式讓科技公司們在辦公室選址、人力調配安排上更加靈活。

    新冠疫情以來,經過兩年的「磨合」,人們也摸索出了線上辦公的「舒適區」。線上辦公變得更加聚焦,縮減不必要會議程序,為員工留出更多 Solo 空間:

    Salesforce 讓員工在 Slack 狀態上設置 Focus time,來證明自己在專注個人工作,Connecting 則表示隨時可開會;Salesforce 嘗試 2 萬人規模的「異步工作周」,取消每周固定會議,70% 以上的員工表示更高效,壓力更??;Twitter 實驗「專注周」,取消會議,讓員工能專注于自己的任務……

    谷歌員工本周開始將至少有 1 天回公司辦公,到下個月這個數字將變為 3 天。谷歌 CEO 桑達爾·皮查伊(Sundar Pichai)認為「每周讓人們回到辦公室是有意義的」,而回歸線下辦公的時間可以「更有目的」,讓團隊能更好地融合和「腦暴」。

    「相信團隊會總結出自己的辦法,總的來說對于重新思考下個十年(的辦公),我充滿希望?!?/p>

    回到這個問題的起點,選擇線下辦公還是遠程辦公并非問題的核心,核心是我們(包括企業和員工)需要一種更自由、更有創造力的模式來安排工作,這不僅是現實要求,也是意義指向:技術進步理應為人創造更好的生活,而不是相反。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Pixabay

    最新文章

    極客公園

    用極客視角,追蹤你不可錯過的科技圈。

    極客之選

    新鮮、有趣的硬件產品,第一時間為你呈現。

    頂樓

    關注前沿科技,發表具有科技的商業洞見。

    与熟妇大战18p,3D霪乱诊察室在线观看,欧美精品VⅰdeOsSeX0hd
  • <table id="qqoqm"><center id="qqoqm"></center></table>
  • <blockquote id="qqoqm"><center id="qqoqm"></center></blockquo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