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xtvxt"><strike id="xtvxt"><b id="xtvxt"></b></strike></p>

        <p id="xtvxt"><ruby id="xtvxt"><b id="xtvxt"></b></ruby></p>
        <address id="xtvxt"></address>

            一個沒法成為「網紅」的社交 App,被年輕人擠爆了

            摘要

            社交媒體的「盡頭」,是「真實」?

            作者 | 魚三隹

            編輯 | 靖宇

             

            「我認為 Instagram 對我而言并不健康?!?/p>

            今年 1 月,美國女演員、奧斯卡得主雷吉娜·金年僅 26 歲的兒子小伊恩·亞歷山大自殺身亡,在去世前一周的推特上,伊恩寫下了上述文字。

            雖然伊恩的離開可能與社交媒體并無關聯,但這句簡短的「抱怨」背后,客觀存在的問題是:追求完美與精致的社交媒體逐漸成為一種壓力。

            社交媒體的初衷是賦予個體表達自我的舞臺,借助這個舞臺每個人都可以與世界上其他的人產生聯系、增進情感,個人的存在感和影響力因此而提升。

            如今,因果卻倒置了。

            當人們開始將提升個人影響力作為使用社交媒體的核心目的,生活就淪為了工具,為了營造更受歡迎的人設,精心挑選拍攝角度,無休止地 P 圖,反反復復修改文案內容……越來越多的人想要擠進社交舞臺的中央,為此不惜「捏造」自己的生活,戴上沉重的面具。

            總有人會因承受不住壓力而反抗。

            BeReal 宣傳頁 | Apple App Store

             

            BeReal 由法國人亞歷克斯 · 巴雷亞特和凱文 · 佩羅在 2020 年 1 月創立,該應用沒有濾鏡、要求實時拍攝,也沒有點贊功能,目的就是向線上的「虛偽世界」宣戰。

            經過兩年多的發展,BeReal 在今年年初迎來了用戶爆發。

            應用數據平臺 data.ai 的報告顯示,2022 年第一季度,BeReal 在美國、英國和法國的下載量排名第四,僅次于 Instagram、Snapchat 和 Pinterest。根據 Apptopia 的數據,自年初以來,BeReal 的每月活躍用戶增加了 315%。

            據悉,BeReal 近期將進行 B 輪融資,由 DST Global 牽頭,估值有望從 A 輪的 1.5 億美元提升至 6.3 億美元。

            放下偽裝,追求真實的社交浪潮正在興起。

             

            卸下「面具」

            創始人之一的亞歷克斯 · 巴雷亞特曾在 GoPro 公司擔任影像制作,見證過許多網紅的誕生,十分了解人們如何在社交媒體上塑造自身形象的他,反而萌生了幫助人們「卸下面具」的想法。

            BeReal 的用戶每天會在一個隨機的時刻被系統通知,手機通知燈開始閃爍之后的兩分鐘內,是「Time to BeReal」,用戶可以借助這兩分鐘向自己的朋友展示當下最真實的自己。系統會同時打開用戶的前置與后置攝像頭,拍下用戶的自拍以及周圍的環境。

            BeReal 會在隨機的兩分鐘內拍下用戶自拍以及所處環境 | BeReal YouTube

             

            如果錯過了這兩分鐘,用戶依舊可以在之后自行上傳圖片,但是應用會顯示出該照片遲發的時間。

            應用中沒有內置濾鏡和修改功能,用戶沒有辦法對圖片進行調整,只能發送原圖,因此 BeReal 的畫風相比其他社交應用,可謂「樸實無華」。

            年輕女孩兒在對著電腦觀看 Netflix 劇集、有人穿著睡衣懶洋洋地癱在床上、學生黨正在上課、情侶在清晨一起做早餐……沒有 Instagram 里用心打磨過的精致面孔,BeReal 呈現的大部分都是素面朝天的普通樣貌以及生活化的環境場景。

            BeReal 的畫風十分生活化 |Errin Mathieson、Ben Goggin,NBC News

             

            此外,只有上傳過自己的照片之后,才能看到朋友的動態,當每個用戶都參與進來,平等的暴露自己的平凡或是缺陷時,將會有越來越多的人能放下防備,向關注者展露更真實的自己。

            與其他社交應用的另一個顯著不同是,BeReal 沒有點贊功能。

            RealMojis 功能可以將朋友的心情自拍顯示在桌面上 | BeReal Twitter

            如果想要與朋友們進行互動,可以通過「RealMojis」功能,發送自己拍攝的 emoji 真人表情包給予朋友回應。以心情自拍作為回應的方式無疑增添了「面對面」互動的感覺,能更直觀地表達對于朋友動態的反應。

            朋友發送的心情自拍還可以通過桌面小組件添加至手機桌面,時刻都能看到。

             

            「反美學」社交

            BeReal 提供的這種寬松氛圍十分必要。

            美國社會心理學家費斯汀格提出的社會比較理論曾指出,人們具有通過與他人進行比較從而確認自身觀念與能力的傾向。

            社交媒體的興起加速了這種比較。

            人們可以一邊分享自己的生活,一邊觀察他人生活,社交媒體將個人表達置于一個龐大的互動環境中,在與他人進行互動的過程中不斷審視自己。點贊、評論、轉發等功能更是增添了一系列可量化的指標,時刻向人們反饋外界看法,無形中驅使著人們調整自身行為、修飾個人形象,以迎合所在應用的氛圍與喜好。

            這無疑是巨大的壓力,年輕的 Z 世代已經對無休止的「偽裝」感到厭倦。

            根據金融服務公司 Piper Sandler 在 2021 年的一項調查顯示,只有 22% 的青少年表示 Instagram 是他們最喜歡的社交平臺,與之相對的應的是,在 2015 年的調查中這一數字是 33%。不到十年的時間里,Instagram 在青少年心中的好評數下降了 10%。

            青少年逐漸拋棄 Instagram | Elise Wrabetz,NBC News

            青少年呼喚社交應用的變革,BeReal 恰好帶來了一場「反美學」社交的浪潮。

            《打破互聯網:追求影響力》一書的作者奧利維亞•亞洛普認為,反美學的社交是「反對完美主義,追求更原始、更真實、更未加過濾的事物,反對社交媒體文化的虛假與不真實性」。

            在過去追求完美的壓力下,個體沒有表達脆弱的空間,也沒有犯錯的空間,但新一代的社交應用應該允許人們展示真實的狀態、人際關系與脆弱,只有放下偽裝,才能體現出社交原本的親密性。

            這是 BeReal 正在做出的嘗試,去掉點贊、轉發等功能的 BeReal 試圖營造出一個無需比較、沒有「競爭」氛圍的社交環境。

            「如果你想成為網紅,你可以留在 TikTok 和 Instagram 上,因為 BeReal 不會讓你出名?!笲eReal 在 App Store 的描述如此寫道。

            不以提升個人影響力為目的,反而回歸了社交的原本的意義。

            BeReal 的神奇之處在于,它只是捕捉并記錄下你生活中的偶然一瞬,不需要你為之付出過多的精力,但卻讓人意識到許多普通的日常時刻也能增進和朋友的關系。生活就是由許多不起眼的小事兒構成的,意識到這一點,就不會再在無謂的比較、攀比中浪費時間。

             

            買不來的真實

            BeReal 不是唯一一個主張追求真實的社交應用。

            去年年初,同樣是無濾鏡、無 P 圖的社交應用 Dispo 也曾俘獲了一大批年輕用戶的心。去年上線的 Poparazzi 則是一款無法自拍,只能由朋友幫忙拍照片上傳的社交應用,以鼓勵大家線下社交。

            同樣反美學的社交應用 Dispo | Apple App Store

            瞄準新一代年輕人社交需求的「反美學」社交應用近年來遍地開花,但這類應用的生命周期也普遍如花期般短暫。

            Poparazzi 曾在上線當天就登上美國免費應用排行榜榜首,但如今卻早已跌至 90 名開外;Dispo 在憑借邀請制的傳播短暫走紅后,如今也鮮有人再提起。

            因此這次 BeReal 的生命力究竟如何,依舊不好說。

            雖然 BeReal 認為應用下載量的爆發式增長來自于產品自身的魅力,但TechCrunch 的報道認為如此快速的增長通常是靠廣告營銷才能達成,不太可能只是依靠自然增長。

            布朗大學學生報的報道也指出 BeReal 曾經花 30 美元請在校生發布推廣文章,如果學生下載 App 并撰寫評論則可以獲得 50 美元。

            此外 BeReal 還在今年 1 月發起了一項「校園大使」計劃,意在借助學生的力量宣傳自家應用。校園大使會組織發放免費飲料等一系列活動招募新用戶,據 BeReal 網站介紹,校園大使計劃會從 1 月持續到 6 月。

            砸錢換取用戶增長無可厚非,但更重要的問題是,砸錢能換來持續的真實嗎?還是只吹起了一陣短暫的時尚?

            隨著大量用戶涌入 BeReal,應用中到處充斥著雜亂、瑣碎的相似畫面,長此以往用戶是否仍能夠沉迷于此并不好說。

            另外,有用戶提出質疑,如果因為忙于現實生活中的事情而沒有注意到 BeReal 的通知,超過上傳時間后發布內容卻要被超時標記「羞辱」,難道要為了維持線上真實反而打斷線下的真實嗎?

            盡管 BeReal 的發言人曾表示其核心理念是「讓人們盡可能少花時間在手機上——包括 BeReal,現實世界就在那里,而不是線上」。但矛盾之處顯而易見,聲稱能幫助用戶減少線上使用時間的線上應用,總是顯得奇怪而尷尬。

            BeReal 提供的寬松社交氛圍及其引發的「反美學」社交思考值得肯定,但作為一個社交應用,BeReal 在追求真實社交的漫漫長途中,作用總歸是有限的。

            畢竟真實與否靠的是個人信念,而非某個社交應用。

             

            最新文章

            極客公園

            用極客視角,追蹤你不可錯過的科技圈。

            極客之選

            新鮮、有趣的硬件產品,第一時間為你呈現。

            頂樓

            關注前沿科技,發表具有科技的商業洞見。

            嗯啊H挺进孕妇
            <p id="xtvxt"><strike id="xtvxt"><b id="xtvxt"></b></strike></p>

                  <p id="xtvxt"><ruby id="xtvxt"><b id="xtvxt"></b></ruby></p>
                  <address id="xtvxt"></address>